新闻内容

南北对话:传统制造如何“砸”出新天地?
作者:匿名 2019-11-15 14:02:42 热度:4343

库特智能通过大数据驱动和人机合作大大提高了企业的运营效率。图为库特智能工厂车间。库特智能图纸供应

双星集团正在通过建设“工业4.0”智能工厂向智能企业转型。图为双星集团工厂车间。双星集团

近年来,海尔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瑞敏一直忙于“更换飞行中的发动机”。通过“一人一单位”的组织变革,他想把大公司“粉碎”成新的活力。这每年还吸引了10,000多家企业,总共约有400,000人参观和学习。

大约100公里外,双星集团也在“粉碎”。在过去的几年里,海尔董事长投入了大量资金建设一个工业4.0智能工厂,帮助老国有企业“创业”。

“我们想推广另一种文化,那就是瞄准某物,敢于粉碎,敢于赌博,敢于排斥它。”这是著名经济学家周其仁与佛山工商联、南方日报、佛山企业家观察团一起参观青岛企业后的感受。从张瑞敏砸不合格冰箱到砸钱砸公司,佛山企业家也被青岛企业家的气魄和结构所感动。

青岛是中国首批接触工业文明的城市之一。佛山是中国改革开放的重要制造业城市。两者在产业结构上有许多相似之处,都是由传统制造业主导的。近年来,青岛在新旧动能转化方面取得了突出成绩,佛山也在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双方企业家见面时会产生什么样的火花?青岛的制造业探索能给佛山带来什么教训?

●作者:罗占先坐标:林焕辉、叶杰春计划:胡志勇何华友

智慧的魔力

新旧“金花”从汗型走向智能型

进入青岛制造业的第一线,佛山企业家被当地新旧动能转化的光环所震惊。

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海尔、海信、青皮、双星、澳柯玛,也被称为青岛制造的“五朵金花”,强势崛起,为青岛经济增长注入强劲动力。从那时起,青岛已经成为中国著名的制造业城市。

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当年给青岛带来无比荣耀的家电、餐饮、橡胶等产业已经成为传统产业,但古老的“五朵金花”依然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没有凋谢。

进入双星集团,在窗明几净的车间里,机械手摇身一变,智能agv小车像燕子一样穿梭,智能立体仓库一个接一个的有序排列成型产品,后面是原有的mep智能平台,智能匹配原材料、人员、设备和位置的信息,形成用户指挥、数据驱动、软件操作的生态系统。

作为一家拥有98年历史的国有企业,双星集团的突破是拥抱“工业4.0”。2016年6月,世界上第一个全过程工业4.0智能商用车轮胎厂投入生产。如今,双星集团已经成为世界上轮胎行业中唯一一家拥有商用汽车轮胎和乘用车轮胎4.0智能工厂的企业。

"作为一家制造工厂,我认为智力非常重要."中国联塑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副总裁宋克明对双星集团的发展前景非常乐观,认为它可能在未来引领行业。

"我们想从汗水企业变成智能企业."双星集团副总经理李振表示,这是双星集团努力向高质量发展转变的方向。

旧“金花”促进了知识创新,新“金花”加速了其在青岛的崛起。

进入青岛新“五朵金花”中被称为“智慧之花”的酷智能,智能设备裁剪出各种布料,一长串自动悬挂系统贯穿整个车间,射频识别芯片卡记录并传输数千亿的海量数据。

受大数据驱动,柯立芝智能地将定制的生产流程划分为300多个控制节点,包括互联网订购、模板自动生成、智能调度等20多个子系统。企业管理成本将降低50%,生产效率将提高20%。

佛山vishan家具制造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赣,作为佛山定制家具的领先制造商,早年来到库特进行智能通信。他再次被这次访问深深感动了。“库特的智能信息化真的已经尽了最大努力。我相信你在这方面的投资相当高。”

“我做内衣已经30多年了,我真的很佩服库特的智能人机合作。内衣定制可能是一个大市场。你的系统能应用于内衣行业吗?”广东美思内衣有限公司董事长吴燕芬针对转型难题当场征询意见。

“改造没有问题,必须改造。如果我们五年后再看一遍,那将是非常危险的。”库特智能董事长张代理认为,目前的模式绝不能继续下去,因为市场变化太快,现在这个时代正在改变商业模式。为此,库特建立了一个新的动能治理工程研究所,向更多的企业输出其数据驱动的治理模式。

从旧的“金花”到新的“金花”,从橡胶、服装等传统制造业到拥抱“工业4.0”和大数据的智能制造业,从寻找新的动能到向外扶持其他企业,青岛企业的探索给佛山企业带来了许多启示。

“先自己解决问题,然后帮助别人解决问题,一个又一个行业,这对中国和佛山的制造业都有重要意义。”周其仁说。

重型资产盾牌

投资“冬季”打造品质护城河

与民营企业主导的佛山不同,在青岛,国有企业是当地经济的支柱。国有企业的巨额投资震惊和震慑了前来参观的佛山企业家。

2013年,双星集团面临挑战,濒临生死边缘。时任海尔集团执行副总裁的柴永森被任命接管双星,并开始担任双星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从而开创了这家老牌国有企业的“第二次创业”。

从2015年开始,收入不到30亿元的双星,敢于花40多亿元建设一个工业4.0智能工厂。“我们花了20个月的时间设计这个智能工厂,并重建了它所有的9个工厂。这方面的投资压力肯定相对较高,但从未来趋势来看,这是非常好的。”李珍介绍说,目前双星厂90%的设备是自给自足的。

广东德冠薄膜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罗伟曼听了李振的介绍后,不禁叹了口气:“我们佛山基本上是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私营企业非常困惑。我们很难在“工业4.0”上投资数十亿元。”

广东齐星金属有限公司副总裁吴翠霞也认为双星是一个非常好的行业,但它确实是一笔沉重的资产。“从我自己的企业来看,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这种投资超出了一般企业的承受能力。”

“目前,企业谈论轻资产非常流行。我对这个概念有所保留。”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对佛山企业的观察有不同的看法。他认为,当每个人都倾向于选择轻型资产时,重型资产就是护城河。“不要碰你们任何人。”

周其仁还分享了佛山依靠大量资产投资成功反击的案例。一年,科龙集团创始人潘宁收购了成都空军发动机厂车间,并赢得了科龙冰箱西南的生产基地。当时,经济非常萧条,但潘宁坚持在经济最糟糕的时期和冬天投资。“潘宁说,‘当经济复苏缓慢、产能成熟时再投资是错误的,因为该项目将在冬季开始后逐步调整。这句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比我读过的许多投资研究更有效。"

双星集团的探索是通过投资提高企业竞争力的典型例子。工业4.0智能工厂投产以来,劳动效率提高了三倍,生产不良率下降了80%以上,虽然产品价格上涨了10%,订单同比增长了60%,利润翻了一番。

在此基础上,双星成功拓展到智能设备领域。“目前,生产线上80%的智能设备是由双星自主开发生产的。”双星智能设备公司总经理周志伟表示,双星智能设备目前有60%出口,这不仅有自己新的发展势头,也有能力赋予其他企业权力。

周其仁认为,质量革命不能与投资分开。质量的提高需要新的生产线、新技术和新人进入新产品领域。“这些都涉及到投资,这一观点应该在佛山未来的研究中得到强调,供大家批评和深思熟虑。”

组织的飞跃

打破等级限制,大公司裂变为新活力

“敢打烂”是青岛企业的独特气质。如果“扔钱”是给技术注入新的能量,“扔公司”是给组织变革注入新的活力。

30多年前,在海尔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张瑞敏的领导下,海尔用锤子砸碎了76台不合格冰箱,给它以重视质量的美誉。30多年后,张瑞敏致力于研究如何“粉碎”公司,通过组织变革来改善用户体验。

自2005年以来,张瑞敏在内部实施了“一人一组织”的管理改革。10,000多名中层干部被调整为“小而微”或“连锁集团”,相互竞争,以实现价值最大化。对于一个收入超过1800亿元的35岁家电巨头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创造性的破坏。

"推广“一人一单位”有什么前提条件吗?""如何平衡个人和公司的利益?""如何避免恶性竞争?"尽管海尔的规模尚未达到,但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佛山企业在公司治理方面也面临着诸多困难。围绕着自己的管理混乱,来访的佛山企业家们也纷纷谦虚地征求意见。

海尔大学执行总裁孙中原认为,“一人一单位”的关键在于打破过去大公司传统的层级结构、公司治理模式和利益分配模式,引入“生态圈”、“生态收益”和“生态品牌”的概念,创造一个不同于传统报表计算利益的“双赢增值表”,最终目的是通过激发员工的创造力实现员工价值、用户价值和企业价值的统一。

“海尔是一千亿级企业。如此大的企业通过组织变革积极激活其内部活力,以便大象能够跳舞。这确实值得我们成长中的企业学习。”日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李白前表示。

巧合的是,在20多公里外的库特智能(Kute Intelligence),张特工在10年前就开始改革部门级别,允许员工通过互联网直接与客户订单联系。为此,张瑞敏专门视察了库特情报局七次。

如今,库特智能工厂没有厂长、车间主任或团队领导。一线员工都被引导去满足消费者的需求。每件织物和每件衣服上都有一张身份证,上面有顾客的需求信息。一旦每个员工刷完卡,他就能清楚地看到自己想做什么,以及他能从前台得到多少奖励。客户和员工不需要会面,但可以无缝连接,从而使企业能够平稳高效地运行。

"服装业非常传统,但我们做得非常规。"张探员说。

从库特智能到海尔,周其仁向佛山企业家提出了一个新话题——“什么是公司?公司的边界在哪里?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改变?”

周其仁认为,新技术和新市场迫使中国企业增加组织灵活性。佛山企业家不能坚持传统的组织模式。他们应该积极进行组织变革,大大增加组织的灵活性,并尽一切办法调动人们的潜力。

从砸冰箱到砸公司,青岛的“创造性破坏”基因是一致的,这是传统企业转型的突破点,也是中国制造业质量转型的动力支撑。

■聚焦

青岛和佛山:中国工业地标新故事

“家电之都”佛山:这个地方为中国的经济腾飞提供了强劲的动力。1992年,中国第一台自主品牌微波炉从这里下线。

“制造业之都”青岛:在这里他们建造了中国的高速铁路,走向世界。2007年,中国首个高速动车组在这里建成。

这是中央电视台“对话”节目中佛山和青岛的注脚,旨在打造一系列“中国工业地标”。这个节目自从今年八月播出以来,已经引起了广泛的关注。通过参观佛山、青岛等具有鲜明中国制造基因和特色的标志性城市,我们将共同寻找分散在城市发展背景中的工业品牌。

南北两大制造业城市青岛和佛山在高质量发展道路上的交汇点是什么?佛山将从这次与中国其他工业地标的跨时代对话中学到什么?

从传统家用电器到高端设备的动能转换

在央视对话评选的中国工业地标中,有许多城市与佛山有着相似的产业结构,甚至相似的发展道路。

青岛是中国北方的传统制造业市场。像佛山一样,自改革开放以来,它已经作为一个重要的工业城市出现在中国经济地图上。

在海尔、海信和澳柯玛的领导下,青岛也成为中国三大传统家电生产基地之一。“北青岛,南顺德”的口号进一步印证了这两个城市在家电行业江湖中的地位。

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海尔、海信、青岛啤酒、双星、澳柯玛为首的青岛企业开始努力为青岛经济增长注入强劲动力。此后,青岛成为中国著名的制造业城市,“五朵金花”闻名遐迩,并未失去知名度。

自2016年以来,青岛已进入“万亿国内生产总值俱乐部”,工业发展出现新的飞跃。从和谐到复兴,从高速轮轨列车到高速磁悬浮列车,随着“青岛制造”高速铁路和高速汽车走向世界,轨道交通装备行业已经成为青岛新旧动能转化的新引擎。

但是,总体而言,除了以高铁为代表的设备制造业,青岛在其他高端制造业中还没有做出充分的布局,新兴企业对城市发展的受欢迎程度、规模和驱动作用还没有完全释放出来。

为此,青岛在“高端制造人工智能”等领域展开攻势,聚焦新能源汽车、半导体产业、生命科学等科技产业制高点,推动风险投资与新兴产业结合,形成集群产业链。

今天,青岛的新经济势头有着突出的特点。2019年上半年,青岛实现国内生产总值6552.72亿元,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增长8.3%,战略性新兴产业增加值增长10.8%,装备制造业增加值增长5.9%。

中国“向深圳学习”与国外基准欧洲

虽然山东是一个主要的经济城市,但近年来青岛的紧迫感和危机感也激增,即“如果你不前进,你就会后退;如果你不前进,你就会后退。”海洋精神坐落在黄海和海湾地区,孕育了青岛开放合作的愿景。

今年2月,十二届五中全会提出“向深圳学习,赶超深圳”。青岛市委、市政府要求各部门、各地区与深圳全面竞争,学习深圳的商业环境、制度创新和政府服务,明确“深圳能做什么,青岛就必须做什么”青岛市委书记王清宪也带领一个专门小组进行了深入研究。

“在我国计划单列的五个城市中,深圳经济总量排名第一,青岛排名第二。深圳在2000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创造了2.4万亿元的国内生产总值,仅占青岛的1/6,但其产值却是青岛的两倍。”今年3月,青岛在深圳召开的“招商引资”推介会上直接面对了这组“差距”数据。

青岛注重产业发展,提出“平台思维”。在深圳,只要企业所需的必要资源,无论是研发、设计、零部件匹配,还是人才、资本、通信对接平台,都可以在深圳及其周边地区找到——这种完整的工业生态正是青岛的标杆方向。

目前,青岛正在大力引进华为等产业链中的龙头企业,希望整合广泛分散的信息产业资源。佛山顺德也推广5g技术的应用,以促进与华为在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园区的合作。

面对国际一体化,青岛和佛山一样,选择了以德国为代表的欧洲。青岛有一个三年计划和一个三年的城市建设。一个新的国家级中德生态公园将在一个高起点上建成,并将成为中德合作的示范项目。另一方面,佛山依靠德国的工业服务区——广东的主要合作平台,推动以德国为代表的国际工业资源带动的当地制造业转型升级。

pk拾 极速赛车购买 重庆快乐十分

© Copyright 2018-2019 jy-zhongxiang.com 青迳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