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靠经济增长赢民心,拿下议会选举的波兰执政党还要解答这道难题
作者:匿名 2019-11-05 17:46:26 热度:4417

温家宝|特派员钱伯颜

当地时间10月14日晚,四年一度的波兰议会选举结束。预计将继续执政的法律和正义党未来面临的挑战并不容易。

截至新闻稿,出口民调显示,由现任总理莫拉维茨基领导的法律与正义党赢得了43.6%的选票,成为本次选举中最大的赢家。与2015年大选37.6%的选票相比,该党不仅取得了巨大进步,而且中间派公民联盟(ko)的选票也减少到只有27.4%。公民联盟的主要政党也是由欧洲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创立的公民纲领党(po)。

被视为民粹主义右翼政党的法律和正义党赢得了一场大胜利。事实上,波兰在政治上变得越来越右倾,在经济政策上变得务实和功利不足为奇。

在之前的民意调查中,法律和正义党毫无例外地赢得了超过40%的受访者的支持。这次选举唯一的悬念是该党能否在新议会中获得460个席位的绝对多数,从而单独组成内阁。

在5月26日举行的上一次欧洲议会大选中,法律与正义党已经赢得了45.4%的选票,而由公民纲领党领导的亲欧洲五党联盟总共只获得了38.5%的选票。

尽管法律与正义党(Law and Justice Party)对赢得选举毫无疑问,但其主席兼创始人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jaros aw kaczyński)仍发起了一系列旨在改善社会福利的联合运动,包括在两年内将最低工资提高30%,在四年内将最低工资提高一倍,达到每月4000兹罗提,每个孩子每月分配500兹罗提,并要求欧盟在农业补贴方面给予波兰农民与西欧国家同等的待遇。

在这些充满社会民主的福利措施背后,法律与正义党的核心计划仍然保留着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理念,如欧洲怀疑论、同性恋恐惧症、反堕胎、支持天主教以及强调波兰民族文化。对于在难民危机期间具有强烈民族自尊、强烈宗教气氛和不满的波兰选民来说,法律和正义党的方案无疑比亲欧洲和自由公民方案党更具吸引力。

甚至根据波兰经济和财政部长耶日·科维茨基的解释,提高最低工资的福利措施也已成为提高波兰民族自豪感的措施,因为它提高了波兰只能在国际上从事低附加值产业的陈规定型观念。

法律与正义党的另一张王牌是卡钦斯基,这位传奇的党主席连任了18年。

在2010年导致几乎所有波兰政府高级官员丧生的空难和2011年大选失败后,决心改革的卡钦斯基不仅开始在福利政策方面做出努力,并在2015年消除了该党的一些激进思想,还通过引入杜达总统和莫拉维茨基总理等年轻候选人为该党注入了新鲜血液。然而,卡钦斯基曾在国防部长和总理等许多重要职位上任职,他本人作为党的领导人,并没有担任另一个重要的政府职位。

虽然主要反对党公民纲领党(Civic Platform Party)一再批评法律正义党在竞选期间承诺的福利政策不切实际,占据了太多的财政支出,但波兰经济在过去四年的快速增长使得公民纲领党的批评非常薄弱。

自2015年以来,波兰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一直保持在3%以上,总经济增长率一直在20%以上。2018年,波兰经济增长率为5.1%,不仅成为欧盟28个国家中增长第三快的国家,而且巩固了其作为欧洲新兴市场最大经济体的地位。

即使在全球经济变冷、德国和英国可能陷入技术衰退的时候,波兰2019年的预计经济增长率仍将保持在4.4%,而失业率也将进一步降至3.8%。波兰也是自金融危机以来十年来唯一一个经济从未陷入衰退的欧盟成员国。

然而,已经递交了一份近乎完美的经济报告卡的法律和正义党却不能放松。

就像2011年和2015年的两次大选一样,波兰选民的政治倾向划分仍然与地理环境高度一致。法律正义党的主要选票来源仍然是东部相对贫困地区和农村地区的选民,特别是该党承诺的儿童基金会,这对该地区的选民非常有吸引力。在毗邻德国的富裕西部地区,大多数选民仍然持有自由主义观点,与其他欧盟国家,尤其是德国进一步的经济一体化更符合当地利益。

除了经济方面的考虑之外,令西方选民和一些大城市的波兰人对法律和正义党更加不满的是该党在过去四年中进行的一系列有争议的司法改革。

这些针对最高法院和宪法法院的司法改革导致近20万华沙公民在2015年12月、2016年3月、2016年5月、2017年7月和2018年7月数次走上街头,这也是自1989年东欧剧变以来波兰最大的抗议示威。

最高法院是波兰的最高司法机构,由议会和部长会议(政府)三方组成。根据法律和正义党进行的司法改革,最高法院法官不仅要为自己的判决接受调查,甚至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还要接受新成立的纪律检查委员会的监督。批评者称,此举将迫使法官在做出判决时考虑政治影响,纪律检查委员会的独立性也无法得到保证。

2018年7月,杜达总统签署了另一项改革法案,将最高法院法官的退休年龄从70岁降至65岁,导致包括首席法官在内的73名法官中的15名直接被迫退休。同年8月初,由于这些退休法官的努力,最高法院宣布改革案无效,最终双方都向欧洲最高法院提起了诉讼。

除了最高法院之外,对议会有更大限制的宪法法院受到司法改革的冲击更大。

宪法法院是一个具有波兰特色的特殊机构。宪法法院最初在1982年宪法修正案中确立了独立于最高(行政)法院的独特地位,它主要负责对议会通过的法案进行法律审查,并拥有否决权。

在2015年掌权后的几个月内,法律和正义党决定将宪法法院通过决议的门槛从简单多数提高到三分之二(法官同意)。宪法法院将更难对议会和政府的法案进行违宪调查。此外,总统和司法部长有权对宪法法院的一名特定法官提起诉讼。

虽然法律和正义党强调,这些措施只是为了提高政策执行的效率,波兰有权建立符合本国国情的法律制度,但它们仍然遭到反对者和欧盟的强烈不满。与欧盟的裂痕是法律和正义党必须解决的另一个重大挑战。

自2017年以来,欧盟委员会一再以违反欧盟基本价值观和法治原则为由向欧洲最高法院起诉波兰政府。欧盟委员会甚至在明年年初启动了《欧盟宪法里斯本条约》第7条,并对波兰这个法治国家展开了调查。如果第7条获得通过,波兰将面临失去欧盟重要机构投票权的最坏结果。

尽管这一措施在匈牙利、波罗的海国家和其他东欧国家的反对下不可行,但其象征意义仍然非常重大。

此外,在法律和正义党的推动下,波兰于2016年通过了《媒体法》,从而赋予政府任命公共媒体组织领导人的权力。以波兰和匈牙利为代表的东欧国家也拒绝在欧盟统一难民分配方面进行合作。他们还在欧盟加入欧元区和欧盟在巴尔干半岛进一步东扩的问题上采取了自己的行动。所有这些因素加剧了波兰和欧盟之间的矛盾。

这些矛盾中最关键的是德波关系。

波兰在难民问题上的强硬立场令主张欧盟在难民问题上合作的邻国非常不满,而在“媒体法”改革问题上,德国媒体甚至直接将波兰打上了“民主倒退”的烙印。

“我们不需要一个选举希特勒为总理的国家来教导我们”,(波兰)国内媒体经常攻击我们,因为德国资本控制着波兰媒体。”尽管法律和正义党的高级成员斯坦尼斯拉夫·皮埃塔(stanislaw pieta)在社交媒体上对德国人可能很严厉,但法律和正义党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隐患是波兰在经济上过于依赖德国。这也使得波兰过去五年的经济奇迹有些不足。

一方面,拥有3800万人口的波兰的经济成功在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过去几年德国制造业的转移和该国中青年劳动力增长带来的人口红利。

随着汽车机动化总趋势的到来,德国汽车制造商已经将劳动密集型电池和电力系统的生产转移到劳动力成本相对较低的东德和波兰。此外,英国的英国退出欧盟也带回了大量在英国工作的波兰人,这些行业的大部分工人都从事汽车制造。加上2014年乌克兰东部危机后大量工人从乌克兰西部涌入波兰,这些充裕的工人刚好能够与德国的产业转移战略相匹配。

然而,在当前全球制造业低迷和德国人无力自救的环境下,波兰能否继续保持高速增长仍是一个充满不确定性的问题。

另一方面,波兰在能源问题上没有完全独立,主要由德国和俄罗斯控制。

今年2月,德国宣布将在2038年前完全弃煤,并将关闭德波边境的一系列露天煤矿和煤炭加工厂。由于缺乏产业链的一个角落以及德国和法国所带来的强大环境压力,波兰的生活越来越困难,因为波兰在西里西亚有一个煤炭丰富的地区。

早在去年12月在波兰卡托维兹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大会上,波兰作为东道国,就很少做出减少燃煤发电的姿态,这遭到了巴黎气候协议众多签署国的批评。但对波兰来说,其经济正在高速发展,廉价的煤和电是工业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而德国人使用的昂贵的可再生能源是波兰负担不起的。

此外,德国和俄罗斯正在修建的“北溪2号”天然气管道也是德国和波兰冲突的焦点。

一旦“北溪2号”开始运行,俄罗斯将能够通过波罗的海航线直接向欧洲第一个能源消费国德国输送天然气,而不需要通过波兰的天然气管道。除了损失大量天然气过境费之外,“北溪2号”也被波兰人视为德国和俄罗斯之间的私人“和平”。

自乌克兰和克里米亚危机爆发以来,西方国家已经对俄罗斯实施了近五年的经济制裁。作为与俄罗斯的宿怨,波兰不仅强烈支持制裁,还选择进口大量昂贵的美国液化天然气,以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相比之下,德国是对俄罗斯制裁的最大输家。根据《德国商业日报》的一项调查,制裁导致德国工业部门每天损失7亿欧元的出口。

这次选举的官方结果预计将于15日公布。进一步融入欧洲一体化,继续在特朗普治下拥抱美国,还是像数百年前那样在德国和俄罗斯之间找到平衡?法律和正义党在未来四年将面临的问题不容易回答。

© Copyright 2018-2019 jy-zhongxiang.com 青迳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