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内容

朝阳法院里有群默默无闻的“螺丝钉”
作者:匿名 2019-10-24 17:08:26 热度:4997

李来红是朝阳法院的普通书记员。每天,她都花时间在工作台上整理已经关闭的文件。这是归档前的最后一项工作。朝阳法院的每个房间都会有一两个这样的集合。事实上,除了他们之外,法庭上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岗位和工作人员,如安全检查员、信息技术工程师的操作和维护等。他们不是法院的正式雇员,只是通过劳务派遣在法院工作。然而,它们就像确保法院正常运作的小螺丝钉,普通而不可或缺。

角落里的整个卷宗员在5天内整理出150份文件。

朝阳法院第二民事法庭办公室窗户附近的角落里,一张小桌子和一把椅子夹在几个半高的文件中间——这是李来红的工作位置。

当记者看到李来红时,她蹲下身子,埋在几个打开的档案里,认真填写“档案目录”:档案信息表、起诉书、诉讼费收据、诉状、庭审记录、判决书、二审判决书...李来红的工作是按照规定的顺序整理每个结案案件的档案材料(包括原被告提交的所有证据材料和案件附件),检查案件的起因和案件编号是否准确,法官和书记员是否签名缺失,需要复印和留下的材料是否已经复印等。在那之后,页码被重写,一个“文件目录”被制作出来并附在每个文件的首页。最后,每个文件都用牛皮纸覆盖。

整理文件是一项乏味而严格的工作,需要极大的耐心。一旦出现错误,将在复查过程中召回返工。除了吃饭时间,李来红还可以在工作站呆一整天。偶尔,她抬头看看朝阳公园对面的绿色湖泊。她觉得很舒服。

40岁的李来红是北京人,当他谈到自己的工作时,他醒悟了。“有些情况很简单,只有一卷。更复杂的六七本书是正常的。另一个案例有几十或几百卷。”李来红在这个职位上工作了近3年,遇到了多达150份最复杂的案件档案,其中大部分有180页。平均每天30个文件,她花了五天时间整理出来。每个案件的档案整理后都需要用绳子绑在一起。分类后的文件将被传送到指定的地方,扫描成电子文件,然后永久保存。

这份工作的收入不高,但她喜欢这份普通的工作。"只要这项工作有价值,我就会认真做."李来红说,她愿意做一个螺丝钉,但也是一个坚实而不可或缺的螺丝钉。

信息技术操作和维护工程师不能放松24小时

下午5点30分以后,朝阳法院的档案室空了。这时,it工程师马林带领他的团队开始每天两次例行检查。巡视检查从协助当事人立案的多台一体机开始,如立案法院的投诉辅助生成机和自助查询机。马林仔细检查,包括触摸屏是否灵敏,打印纸是否充足,甚至每个归档窗口的调用设备和判断评估系统都应该检查。

39岁的马林被公司派往朝阳法院从事信息技术运营和维护工作已有十年。马林仍然记得,当他第一次来到朝阳法院时,每年的案件数量仍然超过5万件,到2018年已经超过15万件。案件数量增加了一倍,但法院工作人员的数量还不到一倍。因此,大力发展信息化建设,建设智能法院,已经成为解决大量案件和少量人之间矛盾的重要突破之一。马林刚刚赶上北京法院信息化的快速发展。

从一开始当“消防员”,到出现问题时“灭火”,再到形成一套标准化的检查机制,在问题出现之前加以预防,马林对此并没有少加考虑。据马林计算,朝阳法院拥有近80个在线系统,全医院共有大小信息设备8000多台。马林及其近30名工程师的主要工作是确保朝阳法院现有系统、数据和设备稳定无误地持续运行,这也是法院审判工作正常运行的重要保证。

法官可以休息,但核心设备需要24小时运行,这意味着信息技术工作的运行和维护需要24小时值班。因此,除了白天的检查工作之外,晚上和节假日应该有人值班。作为队长,马林几乎每11天和春节假期都在法院值班室度过。

今年10月2日清晨,马林在值班室。电子监控系统突然发出“嗡嗡”的警告声,这在半夜尤为刺耳。马林的检查发现核心机房的温度超过了安全值。朝阳法院的核心设备都在这个房间里,包括集中供电设备、数据存储设备等。如果温度太高,设备将停止工作。当时,核心机房的温度已经超过了32度。马林在黑暗中爬上楼外的阳台,检查了联通机房的五个室外空调机组,发现了问题。依靠手电筒的光,马林发现其中一个室外单元的出风口被灰尘覆盖。他迅速清理干净,让空调恢复运行,最后成功地解除了警报。

It工程师是一个高度流动的职业,每次跳槽都意味着薪水的增加。马林坦率地说,他的工资在法庭系统中并不低,但是如果他跳槽到任何一家互联网公司,他至少会翻倍。然而,马林说,他是随着朝阳法院的信息化建设一步步长大的,这给了他很大的成长空间。“有些人追求经济价值,有些人追求社会价值。我认为一步一步做好每件事是我社会价值的最大体现。”马林说。

年轻的女性安全检查员应该随身携带眼药水。

朝阳法院安检大厅总是熙熙攘攘。在一个安全检查装置前,23岁的陈亚男用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盯着屏幕,仔细检查着危险品。这项工作听起来很简单,但并不容易操作。当一件物品通过安检设备时,它在x光照射下只会显示三种颜色:橙色、蓝色和绿色。商品的质量不同,颜色的深度也不同。工人需要结合这三种颜色的深浅和形状来识别危险品。

陈亚男最初学习空姐,因为她的父母有一个传统的观念,总是希望她的女儿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两年前,通过选拔考试,她放弃了空中穿梭的空服员职业,来到朝阳法院成为一名安检人员。

在他任职的头两个月,陈亚男站在老员工旁边,边看边学习,不停地做笔记。一站是一整天。物品在袋子里混合在一起,物品越小,在显示屏上就越难区分它们。最难找到的东西之一是打火机。在屏幕上,打火机的塑料外壳看起来几乎是透明的绿松石,与其他物品混合时很容易被覆盖。只有小的动作看起来是深蓝色的,很难一眼就区分出各种各样的东西。陈亚男花了很长时间练习辨别打火机。当她晚上回到宿舍时,她的头脑会继续思考知识要点,如“打火机的运动将呈现深蓝色锤子的形状”和“平行四边形加蓝色是切纸刀”。

长时间盯着安检仪的屏幕,他的眼睛又干又涩,眼药水成了陈亚男的必需品。“我想起诉老板,他欠我钱!如果法庭不在乎,我会用刀吓唬法官,然后砍断老板!”她曾经在客户的包里发现了一把20厘米长的弯刀,这让她更加意识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性。“虽然我仍然觉得自己有点平庸,但这个社会可能需要更多对工作充满尊重并能坚持下去的普通奋斗者。”这是陈亚男的信念。

快三

© Copyright 2018-2019 jy-zhongxiang.com 青迳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